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

首页| 365bet安全码| 365bet亚洲官网| 365bet提前结束投注| 经典案例| 法律法规| 招贤纳士| 联系我们

365bet提前结束投注

365bet亚洲官网

新闻公告

首页>新闻公告

南京姐弟恋命案:因女方染妇科病致矛盾激化

   呆呆鱼 图
  呆呆鱼 图
 
  杀人凶器  杀人凶器
 

  今年5月22日,南京三江学院外的小树林里发生一起命案,该校一名大一男生与比自己大4岁的女友发生矛盾,后不幸命丧刀下。

  昨日,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。庭审时,坐在被告席上的殷小月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但却对公诉机关指控她故意杀人的罪名不认可。“买刀只是想吓唬他,却从来都没想过去要他的命,之所以捅他,也是因为他在描述对我的感情时满嘴都是性,甚至把我比作‘小姐’。”


昨日上午9点半,南京中院开庭审理三江学院大一男生余军被杀一案,被告殷小月被带上法庭时,面容憔悴的她看了一眼坐在旁听席上的父母后,难以自控地抽泣起来。平定情绪后,她还原了自己当时杀死男友的前后经过。  事因:姐弟恋生嫌隙发展到持刀吓唬

  1991年出生的殷小月是江苏盱眙人,案发前在南京金盛家居城做营业员。2013年9月底的时候,她通过QQ认识了正在三江学院读大一的余军,虽然年龄相差4岁,可是他们却在网上很聊得来。大概半个月后,他们决定见面,见面后彼此感觉也不错。就这样,二人经常约着吃饭聊天,一个月后就确定了恋爱关系。

  殷小月称确定恋爱关系后,自己与余军的感情一直都很好,用她的话描述就是“恋爱初期余军喜欢我多一点,后来则是我喜欢他多一些”。可是,让她伤心的是,交往到今年的时候,他们之间便开始经常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。4月份的时候,她因为妇科疾病到医院治疗,医生告诉她,这种病一般都是由男方传染的,所以需要两人一起配合治疗。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余军开始有意躲她,甚至还跟她闹分手。

  5月22日,也就是案发当天,殷小月打电话给余军,让他陪自己一起去医院复诊。电话里,余军虽有些不愿意,但还是答应陪自己去。为让余军高兴,殷小月便想到去超市买些吃的喝的哄哄他。就在她挑食品时,余军却又打来电话,称自己下午有课,不能陪她一起去,并告诉女友“以后不要再联系了”。

  一看男友态度转变如此之大,愤怒的殷小月看到超市货架上有卖刀具的,于是就顺手买了一把水果刀,想以此教训教训余军。

  案发:被男友刺激  一刀捅死对方

  下午2点多,殷小月来到三江学院门口,然后发信息给余军,告诉他自己已到门口,让他出来,俩人到小树林好好谈一谈,并保证谈开后今后就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了。

  片刻之后,余军出现在了学校门口,殷小月看到后并没有喊他,而是看着他的背影,也慢慢向小树林走去。进林子后,发现女友跟在自己身后的余军回过头来朝她笑了笑。一切看上去都很平静,直到殷小月问余军为何对自己那么冷漠时,余军说出了一句让殷小月怎么都无法接受的话。“我们根本不合适,在一起也就是为了性。”说着,余军还对女友拉拉扯扯。

 男友这样的态度,实在让殷小月难以接受,她觉得余军太心口不一了,一方面要分手,另一方面又对自己动手动脚。之后,二人发生了争吵。争吵过程中,殷小月又提到让余军陪自己去医院复查的事,这次余军仍然以要上课不好请假为由拒绝了。

  “你以前不是都可以请假的吗,如果是因为钱的话,我也可以把上次你付的医药费还你。”殷小月几乎已经低声下气。可是这一次,余军的一句话彻底激怒了她。“他说自己出去找‘小姐’也是要花钱的,这一两百块钱就当是给‘小姐’了。”殷小月称,余军的冷淡,让她非常生气,最终她控制不住情绪,趁其不备,将水果刀刺进了他的胸口。

  事发后,看到男友胸口持续有鲜血溢出,吓坏了的殷小月忙喊车将余军送到了铁心桥一家小诊所。进行简单包扎后,她又拨打120,将男友送到了明基医院。在医院,殷小月被警方控制住。而当晚9时许,受伤的余军因心脏刺穿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庭审直击>>>

 

  争议:

 

  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致死?

  昨日,公诉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对殷小月提起公诉。案情事情部分,殷小月不持异议,但却对罪名性质不认可。

  法庭辩论阶段,殷小月称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死余军,更何况余军还是自己心爱的人。当天之所以从超市买刀,也只是想吓唬他一下,让他吃一点苦头,因此她认为自己没有故意杀人,而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。

  “她没上过大学,对人体结构也不太了解,当时用刀捅余军只是愤怒至极的一个举动。她根本想不到后果会这么严重,而且这从她只刺一刀就可以看出来。”另外,殷小月的辩护律师在答辩时还指出,殷小月在捅伤男友后就立即叫车送医院,可以说明她主观意愿上不希望男友有事,因此不应认定为故意杀人。

  对于殷小月本人以及其辩护律师的说法,公诉机关则给出了一点理由,“从尸检报告来看,殷小月捅向余军的刀是由上而下斜着进去的,而且从心脏破裂的程度来看,力度极大。这一迹象足以证明殷小月对余军是有仇恨的,下手够狠,因此该案应以故意杀人罪定罪。”

  态度:

 

  对不起男友也对不起他的家人

  昨日,余军的父母还当庭提出了包括医疗费、死亡赔偿金以及精神损失费等在内共计76万余元的经济赔偿。

  看着坐在原告席上的两位老人,殷小月低头细语:“我对不起死者,也对不起他的父母,我愿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”而对于76万元的巨额赔偿款,殷小月称自己想赔偿,但目前无经济能力,希望法官能轻判,给自己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。可是,殷小月的这番话却让余军的父亲坐不住了,他说事情发生后,殷小月及其家人都未曾积极给予赔偿,所以恳请法官重判。整个过程,殷小月年迈的父母一直都坐在旁听席上,眼睛红红的,连哭都不敢出声。

  该案昨日未当庭宣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