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

首页| 365bet安全码| 365bet亚洲官网| 365bet提前结束投注| 经典案例| 法律法规| 招贤纳士| 联系我们

365bet提前结束投注

365bet亚洲官网

新闻公告

首页>新闻公告

妙龄女子乘火车经过南京时离奇坠车身亡

 亲人的离去让家属悲痛不已
亲人的离去让家属悲痛不已
 

  10月12日零点过后,在无锡打工的李晶随着丈夫踏上了回安徽老家的列车,大概清晨五点可以到达目的地,然而在途中,李晶却在列车的卫生间里离奇“失踪”。寻找了几小时后,她被发现躺在南京段一条铁轨旁,此时的她多处受伤,已经停止了呼吸。 

  据公安机关的调查,初步判断李晶是跳窗坠落死亡。对于这个结果,家属无法接受,连爬都爬不过去的窗户,一个成年人更是根本不可能跳出去的。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李晶的家属向铁路管理方索赔100万元,遭到拒绝,目前双方仍在谈判中。


卫生间窗户分为两部分,上半截是通风窗,大约有30厘米宽,40厘米长,很容易拉开,但只能打开到45°位置,她是怎么出去的  现代快报记者 马薇薇 文/摄

  事件发生

  

  回安徽途中

  

  她在南京“消失”

  今年24岁的李晶,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。两个儿子的出生更是加重了负担,即使有万般不舍,她和丈夫只能选择外出打工,在无锡一工厂找到了活干,两个人每月收入加起来有六千多元。

  李晶丈夫胡明说,两人因为感情出了一点问题,所以他决定带着妻子回老家处理。10月12日00:48,他们所乘坐的K8378次列车从无锡站出发,同行的还有胡明的弟媳小珊。这一路,夫妻俩几乎都没有说话。

  凌晨过了3点,列车驶进南京站,心情郁闷的胡明利用这短暂的停留机会出去透透气后,返回车厢时,才猛然发现妻子在卫生间已经“待了”近20分钟都没有出来。他让弟媳去打探,但卫生间的门被反锁,敲门也无人应。起初,胡明以为是李晶与自己怄气,但抽了几根烟后,卫生间依旧没有动静。寻遍列车也找不到人,胡明彻底慌了神,他开始向列车上的工作人员求救。

门终于被打开了,但除了李晶的包外,卫生间内空无一人。此时列车已经开到了滁州,胡明猜测,妻子可能是在南京站下车了,为了尽快找到人,他立马下车打的往南京赶。

  在铁轨旁找到时

 

  已无生命体征

  凌晨四点左右,胡明来到南京站派出所报警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自己等来的却是妻子的死讯。

  接到报警后,派出所民警分组进行寻找。由于列车走的是京沪线,有一组民警被派往这一线路沿途寻找。搜索了近一小时后,他们在玄武大道往新庄方向的铁轨旁发现了一名女子,头部以及身体多处受伤,人已经没了气息。经过比对,女子的穿着及外貌特征,与胡明描述李晶的情况基本一致。后经胡明辨认后,确认死者就是失踪的妻子李晶。

  根据警方的调查,李晶是坠落死亡,但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,目前没有定论。

  不管李晶的死因究竟是什么,她的家属认为,人是在列车上出的事,铁路方应当承担责任,他们要求赔偿100万元。

  铁路方认为,李晶是意外死亡,他们已经尽到了相关的义务,不该对她的死承担任何责任。

  死因成谜

 

  被逼跳窗逃跑?

  事情发生后,铁路方组成了事故调查小组。事故调查小组由列车所属的合肥客运段、南京站安全科以及南京站派出所的相关工作人员组成。据事故小组介绍,根据警方调查,初步判断李晶是试图跳窗逃跑出的事。那么,李晶为什么要逃跑呢?原来,胡明口中夫妻间的“小问题”其实很严重。不久前,同在无锡打工的胡明弟弟与弟媳意外发现嫂子李晶有外遇,10月11日,两人还逮了个正着,并通知了胡明。目睹妻子背叛了自己,胡明十分痛苦,对李晶动了手。冷静后,胡明提出回老家办离婚手续,李晶觉得丢脸不答应,但终究拗不过丈夫,连夜随着丈夫和弟媳坐上回安徽的车。

  在列车上,李晶趁着丈夫离开的空当,她向弟媳小珊求助,希望能“放过自己”。小珊没有答应,并将这件事告诉了胡明。生气的胡明决定对李晶严加看管,连上卫生间都要跟着。

列车即将到达南京站时,李晶表示要上厕所,关上门后,胡明就守在外面。“估计就在这时候跳下去的。”事故小组一位负责人称,“K”字开头的列车一般时速在100至120公里,即将到站时会放缓速度,时速在七八十公里。他猜测,李晶一心想着逃跑,由于丈夫盯得紧,走车门出去是绝不可能了,无奈之下只能跳窗而逃,“可能她想趁着减速时跳下去,但不管车速快或是慢,贸然往下跳都是有生命危险的。”

  通风窗能爬出去吗?

  对于这个结论,家属认为仅仅是铁路方的“推断”,他们无法接受。“没有目击证人,没有监控视频,谁能证明?”胡明称。为了讨个说法,胡明在南京聘请了一位律师作为代理人。律师认为,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,就不能断定李晶的死亡原因。律师表示,根据警方的观点,李晶是通过卫生间通风窗爬出去的,但他查看后发现,这种窗户通常都是半开的,别说是成年人,连十几岁的孩子翻过去都困难,所以跳窗的说法他们难以接受。

  那么人到底可不可以翻过这扇窗户?昨天,现代快报记在南京站看到,这种“K”字开头的列车,卫生间窗户分为两部分,上半截是通风窗,大约有30厘米宽,40厘米长,很容易拉开,但是仅仅只能打开到45°的位置,就被两侧的横梁给“卡住”。记者试了一下,仅仅双臂能伸进去,整个身体想要通过几乎是不可能。

  “小孩或是身材十分瘦小的人有可能钻过去。”南京站派出所一位民警介认为,李晶1.56米的身高,体重只有80斤左右,身形瘦小,钻过去可能有点费劲,但并非不可能。

  铁路方回应

 

  火车窗户设计没问题

  “就算是她从窗户跳下去的,这恰恰说明列车的设置存在安全隐患,铁路也该担责。”律师认为。对此,铁路方予以否认,参与事故处理的合肥客运段乘务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列车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这个问题,已经设置了“重重机关”防止人翻窗,现在出了事,他们也十分意外。“现在列车上的窗户基本都不能打开。”他介绍,车厢内窗户都是“加锁”的,必须有乘务员用钥匙才能打开。“窗户能够轻易打开的车型已经逐步淘汰了。”工作人员介绍,高铁以及动车上的卫生间甚至都没有窗户,是全封闭的。

  进展

 

  同意支付丧葬费,但拒绝赔100万

  虽然铁路方不承认自己有责任,但表示出于“人性化”考虑,会适当给死者家属一些补偿,但也仅仅局限在丧葬费这一块。

  据了解,昨天下午双方进行了几个小时谈判后,铁路方同意支付2.2万元的丧葬费,而家属方虽然让步,但仍要求不低于60万元的赔偿。由于双方分歧较大,家属的代理律师表示,不排除走司法途径解决问题。